<fieldset id='w09pc'></fieldset><ins id='w09pc'></ins>

<i id='w09pc'><div id='w09pc'><ins id='w09pc'></ins></div></i>
  1. <i id='w09pc'></i>

  2. <tr id='w09pc'><strong id='w09pc'></strong><small id='w09pc'></small><button id='w09pc'></button><li id='w09pc'><noscript id='w09pc'><big id='w09pc'></big><dt id='w09pc'></dt></noscript></li></tr><ol id='w09pc'><table id='w09pc'><blockquote id='w09pc'><tbody id='w09pc'></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w09pc'></u><kbd id='w09pc'><kbd id='w09pc'></kbd></kbd>

      <span id='w09pc'></span>

      <code id='w09pc'><strong id='w09pc'></strong></code>
      <acronym id='w09pc'><em id='w09pc'></em><td id='w09pc'><div id='w09pc'></div></td></acronym><address id='w09pc'><big id='w09pc'><big id='w09pc'></big><legend id='w09pc'></legend></big></address>

          <dl id='w09pc'></dl>

          劉利民委員:振興鄉村教育 打贏脫貧攻堅戰

          • 时间:
          • 浏览:14
          • 来源:香蕉视频丝瓜在线观看_香蕉视频污版app_香蕉视频无限次观看

            今年是我國決勝全面小康、決戰脫貧攻堅的收官之年。脫貧攻堅期內,貧困地區鄉村振興主要任務是脫貧攻堅,其中,鄉村和鄉村教育是需要重點突破的領域。如何振興鄉村教育,補上教育脫貧攻堅的短板,助力打贏脫貧攻堅戰?近期,我們就相關問題采訪瞭全國政協委員、教育部原副部長劉利民教授。

           

          全國政協委員、教育部原副部長劉利民教授

            當前鄉村教育現狀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農村教育辦學條件明顯改善,城鄉差距逐步縮小;保障機制更加完善,水平進一步提升;統籌謀劃部署,提高瞭育人質量。

            記者:劉部長您好,您在教育部工作期間,長期分管基礎教育工作。您怎樣概括當前鄉村教育的發展狀況?

            劉利民:國傢高度重視農村教育,近年來陸續出臺瞭一系列重大政策措施,2008年我國全面實行城鄉九年義務教育,2011年實現全面普及九年義務教育。“十二五”以來進一步加大投入力度,先後實施瞭薄弱學校改造計劃、義務教育營養改善計劃、普通高中改造計劃和教育基礎薄弱縣普通高中建設項目、教學點數字教育資源全覆蓋項目等一系列重大工程項目,農村教育發生瞭根本性變化,取得瞭顯著成績。2019年,我國小學學齡兒童凈入學率達到99.94%,初中學生毛入學率達102.6%,九年義務教育普及率已達到世界高收入國傢的平均水平。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農村教育取得瞭以下主要成績:一是辦學條件明顯改善,城鄉差距逐步縮小。二是保障機制更加完善,水平進一步提升。三是統籌謀劃部署,提高瞭育人質量。

            2018年全國教育大會召開以來,黨中央、國務院陸續出臺瞭學前教育、義務教育和普通高中教育三份重要文件。2019年7月,國務院召開瞭全國基礎教育工作會議,對基礎教育包括農村教育基礎工作改革發展作出全面部署,標志著我國農村教育邁入全面提高育人質量的新階段(較詳細內容參見2020年5月7日6版劉利民《國傢高度重視農村教育》)。

            記者: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中共中央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傢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指出,完善公共服務體系,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可及性。在城鄉一體化發展格局中,教育資源如何在鄉村分佈?鄉村學校的建設原則是什麼?

            劉利民:對於教育資源如何在鄉村分佈,國務院早有明確要求。《國務院辦公廳關於規范農村義務教育學校佈局調整的意見》要求,縣級人民政府要制定農村義務教育學校佈局專項規劃,合理確定縣域內教學點、村小學、中心小學、初中學校佈局,確定寄宿制學校和非寄宿制學校的比例,保障學校佈局與村鎮建設和學齡人口居住分佈相適應,明確學校佈局調整的保障措施。農村義務教育學校佈局要保障學生就近上學的需要,人口稀少、地處偏遠、交通不便的地方應保留或設置教學點。要完善寄宿制學校、鄉村小規模學校辦學標準,科學推進學校標準化建設。《國務院關於統籌推進縣域內城鄉義務教育一體化改革發展的若幹意見》要求,辦好必要的鄉村小規模學校。因撤並學校造成學生就學困難的,當地政府應因地制宜,采取多種方式予以妥善解決。

            鄉村教育面臨困境

            鄉村教育面臨的困難如鄉村教師水平總體不高、小規模學校數量大、普通高中班額大、教育信息化程度低,還有留守兒童教育等,與整個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密切相關,需要花大力氣才能解決。

            記者:當前鄉村教育發展面臨哪些挑戰?

            劉利民:目前鄉村教育面臨的困難還不少,比如鄉村教師水平總體不高、小規模學校數量大、普通高中班額大、教育信息化程度低,還有留守兒童教育等問題。這些問題與挑戰,與整個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密切相關,需要花大力氣才能解決。

            記者:留守兒童居住在鄉村,在農村學校接受教育。近年來,我們國傢為這些兒童的教育做瞭哪些工作?

            劉利民:據民政部摸底排查數據,2016年我國16歲以下農村留守兒童902萬人,其中由祖父母、外祖父母監護的805萬人,無人監護的36萬人。從區域分佈看,農村留守兒童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區,其中70萬人以上的有江西、四川、貴州、河南、湖南等省份,占全國總數的67.7%。對留守兒童的關愛與教育,是一件事關長遠、特別重要的事,也是有關部門近些年來工作的重點之一。綜合起來,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對留守兒童的關愛體系逐步健全。國務院出臺瞭《關於加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的意見》,建立完善瞭農村留守兒童關愛服務體系,明確瞭傢庭、政府、學校、群團組織和社會力量在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中的責任,建立健全瞭包括強制報告、應急處置、評估幫扶、監護幹預等環節在內的救助保護機制,強化瞭監護幹預措施,確保農村留守兒童安全、健康、受教育等權益得到有效保障。國務院還建立瞭由民政部牽頭、27個部門共同參與的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口工漫畫全孕婦乳全彩 護工作部際聯席會議制度。

            二是對留守兒童的營養保障力度加大。自2011年開始,教育部等11個部門啟動實施瞭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全國超過1/2的縣實施瞭營養改善計劃,超過1/2的義務教育學校提供營養餐,約1/4的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享受營養膳食補助。很多地方實現瞭讓留守兒童比在傢吃得飽、吃得好。

            三是學校關愛持續加強。在宏觀政策方面,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瞭《關於全面加強鄉村小規模學校和鄉鎮寄宿制學校建設的指導意見》,實施農村教育底部攻堅。教育部等5部門印發瞭《關於加強義務教育階段農村留守兒童關愛和教育工作的意見》,對學校教育關愛工作作出全面部署。在學校管理方面,教育部出臺《義務教育學校管理標準》和《中小學德育工作指南》,指導各地各校將留守兒童教育關愛工作作為重要內容貫穿到教育教學各個方面。在心理健康方面,組織開展中小學心理健康教育特色學校創建工作,重點加強留守兒童的心理健康教育,及早發現並糾正心理問題和不良行為。加強傢庭教育工作指導,共同關註留守兒童思想、生活、學習狀況。很多學校設立瞭“關愛留守兒童之傢”,配備瞭圖書、沙盤遊戲、視頻通話設備、電話等設施,豐富留守兒童校園生活,幫助他們加強與父母的溝通聯系。

            記者:對留守兒童的教育,歷史性地落在瞭鄉村學校和鄉村教師身上,鄉村學校的功能,是否也因此而有所不同瞭?

            劉利民:對留守兒童的關愛教育,農村教師承擔瞭很多責任與工作,作出瞭巨大努力和犧牲。很多農村學校建立瞭教師與留守兒童的結對幫扶制度,學校的老師們不僅要指導學生的學習,還要做“臨時父母”,關心孩子們的生活和身心健康發展。農村寄宿制學校教師除瞭日常教育教學任務外,還要承擔晚自習任務,周末還要照顧全托的寄宿生,有些教師還要充當宿管員、保安員、廚師等。

            教育部門和學校在解決農村留守兒童問題上發揮著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除瞭要協同相關部門共同做好對留守兒童的關愛工作外,還要針對留守兒童的特點,采取有針對性的舉措開展教育活動。同時,還要加強傢校協作,加強與傢長的溝通交流,動員、鼓勵傢長盡可能多地參與到孩子的成長過程中,盡量讓留守兒童感受到親情,體會到傢庭的溫暖。這有時候比任何教育都有效。

            記者:您對於改善鄉村教育、更好地促進這些孩子成長,有什麼建議?

            劉利民:我有這樣一些建議:

            一是加快寄宿制學校標準化建設。按照建設一所、達標一所、用好一所和“缺什麼、補什麼”的要求,多渠道籌措經費,加快推進鄉鎮寄宿制學校和鄉村小規模學校標準化建設,為農村留守兒童接受義務教育創造更好條件。

            二是完善教師生活補助政策。在現行的鄉村教師生活補助政策基礎上,統籌考慮義務教育階段特殊崗位情況,由財政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教育部協商完善城鄉特殊崗位教師生活補助政策,將鄉鎮寄宿制學校教師非規定工作時間參與留守兒童教育關愛納入城鄉特殊崗位教師生活補助范圍。可以由地方先行實施,中央財政實行獎補。

            三是完善義務教育階段學生資助政策。完善城鄉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制,研究改革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一補”政策內容,將非寄宿的傢庭經濟困難學生納入教育資助范圍。

            四是配足配齊教師編制和工勤服務人員。各地應落實城鄉統一的教職工編制標準,及時核定教職工編制,配足配齊義務教育教師;及時制定寄宿制學校宿管、食堂、安保等工勤服務人員及衛生人員配備標準,通過財政保障和政府購買服務等方式配齊配足工勤服務人員。

            五是設立留守兒童教育關愛專項工作經費。引導各地各校完善設施設備,合理安排寄宿留守兒童課餘時間,豐富校園文化生活。

            六是完善學校安全事故處理和風險化解機制。父母是子女教育、身心保護的第一責任人,其他任何人都無法替代。應該健全學校安全事故責任追究和處理制度,建立多元化的事故風險分擔機制,引導社會依法合理認識學校的安全責任,明確學生監護人的職責。

            大力發展鄉村教師隊伍

            鄉村教師是發展更加公平更有質量鄉村教育的基礎支撐,是推進鄉村振興、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男女性生活復興的重要力量。

            記者:我們在調研中發現,鄉村學校招聘教師難、留住教師難,師資缺乏影響瞭鄉村教育質量。怎樣解決鄉村師資問題?

            劉利民:鄉村教師是發展更加公平更有質量鄉村教育的基礎支撐,是推進鄉村振興、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重要力量。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鄉村教師隊伍建設。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教育大會上強調,把青青視頻精品觀看視頻 更多教育投入用到加強鄉村師資隊伍建設上。

            2015年6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鄉村教師支持計劃(2015—2020年)》。計劃實施四年多來,鄉村教師隊伍建設得到瞭顯著加強,鄉村學校教師“下不去、留不住、教不好”的問題得到瞭顯著緩解。

            當前,脫貧攻堅戰進入收官階段,推進鄉村振興、建設美麗宜居鄉村踏上新征程,需要進一步加強鄉村教師隊伍建設。

            記者:在教育脫貧攻堅行動中,鄉村教師隊伍建設應該在哪些方面著力?

            劉利民:要深入實施鄉村教師支持計劃,繼續加大國培計劃、特崗計劃、公費師范生培養、中小學教師信息技術應用能力提升工程等的支持力度,提高教師整體素質和能力水平。

            一是增強教師奉獻鄉村教育的內生動力。

            創新思想政治教育方式,註重與鄉村教育教學相結合,強化社會實踐參與,引導鄉村教師立足鄉村大地,踐行現代教育思想理念,深入當地百姓生活,通曉鄉情民意,充分融合當地風土文化,跨學科開發鄉本校本教育教學資源,做鄉村教育現代化和鄉村振興的推動者與實踐者。培育愛生優秀品質,實施鄉村孩子關愛行動,特別關註留守兒童、特殊困難學生。引導鄉村教師結合當地實際情況,主動通過傢訪、談心談話、上門送溫暖等方式,幫助學生健康成長。註重加強與傢長交流溝通,形成傢校共育合力。

            二是落實鄉村學校教師編制。

            充分考慮新型城鎮化、全面二孩政策、課程改革、教育扶貧等情況,向鄉村小規模學校傾斜,按照班師比與生師比相結合的方式核定鄉村教師編制。探索建立教職工編制周轉池制度,用於滿足教師產假、培訓進修等原因帶來的臨時性和階段性需求。挖潛調劑出來的各類事業編制資源優先用於補充中小學教職工編制,加大教職工編制統籌配置和跨市縣調整力度,鼓勵地方通過跨校兼課、教師走教等方式實現區域內教師資源共享。逐步消化現有編外聘用教師和勞務派遣教師,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等方式逐步壓縮使用編制的非教學人員比例。

            三是引導優秀人才向鄉村學校流動。

            健全縣域交流機制,深入推進縣(區)域內義務教育學校教師“縣管校聘”管理改革,落實縣級編制部門核定編制總量,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門核定崗位總量,教育行政部門在編制、崗位總量內統籌調配教師的管理體制機制。引導城鎮優秀校長和骨幹教師向鄉村學校流動,統籌安排鄉鎮中心學校和所轄村小、教學點教師交流任教。城鎮學校專設崗位,接受鄉村教師入校交流鍛煉。創新教師招聘辦法,鼓勵人才到鄉村任教。

            四是創新教師教育模式。

            加強定向公費培養,精準培養本土化鄉村教師。堅持以鄉村教育需求為導向,加強師范生教學技能訓練,強化教育實踐和鄉土文化熏陶,促進師范生職業素養提升和鄉村教育情懷養成。鼓勵地方師范院校采取多種方式,長期跟蹤、終身支持鄉村教師專業成長,引導師范院校教師與鄉村教師形成學習共同體、研究共同體和發展共同體。按照鄉村教師的實際需求改進培訓方式,采取頂崗置換、網絡研修、送教下鄉、專傢指導、校本研修等多種形式,增強培訓的針對性和實效性。加大送教下鄉力度,引導名師名校長走進鄉村學校講學交流。註重開展“走出去”培訓,讓更多鄉村教師獲得前往教育發達地區參加研修、跟崗學習的機會。

            五是拓展鄉村教師職業成長通道。

            職稱評聘向鄉村傾斜,對長期在鄉村和艱苦邊遠地區從教的中小學教師,職稱評審放寬學歷等要求,堅決破除“唯論文、唯帽子”問題,提高實際教育教學業績的評價權重。鄉村學校中、高級崗位設置比例不低於城鎮。在鄉村中小學遴選優秀教師、校(園)長,支持他們立足鄉村、大膽探索,努力成為教育傢型鄉村教師、校(園)長。深入推進校長職級制改革,建立鄉村校(園)長後備人才制度,加快鄉村校(園)長職業成長。通過在省域內跨區域協商對調等交流方式,解決鄉村教師兩地分居問題。

            六是提高鄉村教師地位待遇。

            繼續對在鄉村學校從教30年以上的教師頒發榮譽證書,結合實際給予獎勵。註重培育尊師重教氛圍,開展多種形式的鄉村教師服務慰問活動,在縣、鄉人大代表選舉和縣政協委員推薦中,向鄉村優秀教師傾斜。完善鄉村教師待遇保障機制,確保平均工資收入水平不低於或高於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收入水平。完善績效工資政策,在核定績效工資總量時,對鄉村小規模學校、寄宿制學校、民族地區、艱苦邊遠地區學校給予適當傾斜,完善集中連片特困地區鄉村教師生活補助政策。將符合條件的鄉村學校教師納入當地政府住房保障體系,對鄉村教師在城鎮購買住房時給予一定優惠,建設好鄉村教師周轉宿舍,建立健全鄉村特困教師生活資助制度和鄉村教師重大疾病救助制度,提供定期體檢。

            《中國教育報》2020年05月21日第6版